走進協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協會  >  政策法規

鄧聿文:中國需要市場經濟地位

來源: 本站 作者:更新: 2019-08-02

 中國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原副外長傅瑩在農歷新年出席第50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時 有關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一番表態引發關注。傅瑩說,一些過時的觀念已失去存在的意義。比如說,歐盟一直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但現在中國貿易額已經排 在世界第一位,承認與不承認還有什么意義?

 傅瑩的這個表態贏得了許多中國人的喝彩,但也有人批評她對市場經濟地位的理解錯得離譜。不管喝彩還是批評,對傅瑩關于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見解, 我們首先需要注意其身份和講話場合。傅瑩傅是個外交家,不是經濟學家,因此不能要求其像經濟學家一樣來理解市場經濟地位。另外,她這番話是在慕尼黑安全會 議上講的,慕尼黑安全會議是個談國際安全與合作的場合,傅瑩也是從這個角度談到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問題的,用她的話說,在國際格局和范式發生深刻變化的大背 景下,過去的許多思想、觀念和治理方式都面臨如何適應變化和如何相應改革的問題,因此,制定新的規則和議程,或者修改國際規則時,不能再去試圖建立新的堡 壘,人為地把世界重新切割成不同的部分。

 盡管如此,傅瑩關于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表述并非沒有問題。過去的許多思想、觀念和治理方式確實面臨著一個如何適應變化和如何相應改革的問題,一 些過時的觀念會失去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但傅瑩的表態會讓人誤以為市場經濟地位屬于過時的觀念,從而把它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若這樣來理解和看待中國的市場 經濟地位問題,顯然不妥。道理很簡單,市場經濟地位的前提是市場經濟的實行,市場經濟不過時,市場經濟地位就談不上過時。中國所進行的改革的方向也是市場 經濟。

 但從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推出的一攬子市場化改革措施看,中國的市場經濟改革是“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國不僅需要市場經濟,而且需要不帶“社會主 義”這一限定詞的市場經濟,因此,市場經濟地位,對中國來說,不僅必要,且很迫切。不過,有一點需要強調,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不是為了讓別人承認,而首 先是為自己,也即中國只有成為一個不是靠權力,而是靠人的才能、知識、勤奮、努力、當然也包括運氣在內去參與的市場,中國的市場改革才算完成。

 這樣去理解市場經濟地位問題,就不必要為歐美是否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而焦慮,坦率地說,過去幾年,在這一問題上,中國有些過于焦急。如果取 得一張“入市券”的目的,是為了倒逼國內的改革按照市場規則進行,這樣的焦急還有些價值;但如果中國一方面抱怨西方沒有給自己市場經濟地位是用有色眼鏡看 中國,另一方面卻對某些違背市場經濟的做法遲遲不改正,而是作為“中國特色”保留下來,那中國的“焦急”就有些令人感到費解了。

 當然,在國際政治和經濟的博弈中,西方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也未必是完全把它作為一個純經濟的現象來考量的,以歐盟為例,早有知情人士透 露,歐盟考慮提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目的,是在市場經濟地位“仍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將其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要求中國向歐洲公司開放更大市場,尤其是 在服務領域。前歐盟貿易專員曼德爾森就表示,中國應該從歐洲進口更多的商品,特別是讓服務類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比如在電信市場方面。歐盟曾提出判斷中國市 場經濟地位的五條標準,它們基本涉及體系性、制度性(經濟制度)問題,無疑,中國也是難以在短時間內完全達到的。

 所以,從減少反傾銷等實用目的來考慮,中國若能在適當時機爭取市場經濟地位,可以努力去爭取,但千萬不能把這作為國家的一個重要外交目標,成為一種“軟肋”。

 不過,中國也不要抱怨西方不承認自己的市場經濟地位。從時間上來看,歐美是否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問題,已經不重要,或者如傅瑩所說,“沒有 意義”,因為根據入世達成的有關規定,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地位”只在入世后的15年內有效,15年一過,中國自動獲得這一地位。中國是2001年入世 的,15年時間也就是到2016年,中國將自動成為市場經濟地位國家。

 但也正是從上述意義上看,歐美是否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問題,并非不重要,而是非常重要,因為中國國內正面臨經濟下滑問題,所以對內、對外進 一步開放,打破壟斷,關系到整個經濟的發展。即使2016年中國可以自動獲得這一地位,正確的做法也是通過開放促增長,若不及時開放一些領域和行業,在開 放中錘煉自己,實則還是害了自己。

 而從歐美的角度看,把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作為一張牌來打,任由其單方面對中國整體經濟運行進行市場化程度的評判,可以體現其主導國際貿易和經濟 秩序甚至國際政治的能力。中國自然是不愿認可歐美此種主導權的。對中國來說,既然過去歐美拿這張牌都沒卡住中國,現在中國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大貿 易國,更不可能唯其馬首是瞻。

 因為在中國看來,歐美這種做法的潛在危險是,使得一樁并無國際管轄權的事情,通過美歐的所謂評判,給它們的國內法賦予了某種“治外法權”的性 質。在這種單方面認定的情況下,即便中國通過構建所謂市場化綜合評判指標來抗辯,也無濟于事,歐美出于意識形態的偏見或其他目的,總會對中國市場經濟體制 改革所取得的成就視而不見,而把視線有意引向不利于中方的個別規定上。

 最后,筆者想強調的是,國家間的博弈,無論是軍事、政治還是貿易,雖然以“實力”為原則,但這并不等于不需要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中國需要改革的 地方太多,從貿易、經濟、社會到人權與政治,總的原則,是保證每個人的自由選擇權,從這個意義說,中國離人們通常所說的市場經濟還有一定距離,因此,中國 需要市場經濟地位,這個市場經濟地位是對內的,當然也是對外的。(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ICP證:渝ICP備14006604號-1

地址:重慶市南岸區響水路江南名珠8-6  ◎版權所有:重慶市職業服裝協會

客服熱線:023-62797287
主辦單位:重慶市職業服裝協會
久久久久久久岛国免费观看/中文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不卡/亚洲欧美日韩香蕉在线/av毛片